章节错误举报 | 加入书签

荷包网-> 种田文 -> 带个鬼娃去捉鬼全文免费阅读

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桃林中的阿昭姑娘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仿佛画中走出来的,肤白貌美,粉雕玉琢,黑亮的秀发瀑布般拖垂到曳地的裙摆上,落上三两朵桃花,淡雅柔美。

    她玉指在琴弦上轻弹,低垂着长睫,红唇微微张合,流出了一曲凄美动人的旋律,天初不知不觉听醉了,思绪飘向了远方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一曲弹罢,那女子起身,轻轻地施了个礼,抬起如潭水般深邃的双眸,冲天初莞尔一笑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天初的视线一直落在女子身上,被她发现了很是尴尬,支支唔唔的不知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女子掩面一笑,声音如银铃般清脆,“公子,身体可好些了?”

    听这女子话里的意思,看来她是知道些事情的,天初正愁没人问呢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?我怎么会在这儿?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女子微微一笑,提着长长的纱裙曼步向天初走来,女子不仅长得倾国倾城,一颦一笑都是那么优雅得体,看样子是个大家闺秀,这样的女子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,遇到白月之前,天初也是喜欢这样的女子的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我家,你叫我阿昭就好了,你落水了,是我把你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天初想起之前确实被沼女拉下了水,难道后来自己又浮上来了?然后漂到了这里?

    天初脑子懵懵的,总感觉和之前联系不上来,这一睡一醒之间的差距也太大了,简直一个天堂一个地狱。

    “多谢阿昭姑娘搭救,那其他人呢?”天初心想,不管怎么样,人家救了自己,就得道谢,再继续打听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?只有你自己啊。”阿昭姑娘一脸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不行,我得走了,请问这桃林要怎么出去?”天初一急,四下看去,到处都是桃红一片,看不出哪里有路。

    阿昭姑娘一脸失落,咬着嘴唇幽怨地看着天初,“我一个待字闺中的孤女,好心救了你,你就这样说走就走,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?”

    天初咧着嘴诧异地转头看向阿昭,心道不会吧?自己又惹麻烦了?

    “那……那要怎么办?我必须要走啊,我的同伴还身陷危险之中,我不能不管!”天初虽然也觉得这样不太好,但他不得不这样做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可以,你得跟我成亲,给我个名份,到时候你想去哪都随意。”阿昭姑娘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阿昭姑娘才貌双全,又如此善良,若能得此良配,简直求之不得,那是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,换作谁也不会拒绝的,可天初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以?我怎么能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来呢?你好心救我,我又怎么能恩将仇报,不可不可!”

    “既然公子如此绝决,那我就只能以死证清白了!”这阿昭姑娘脾气也是够倔,一见天初拒绝,竟然把长纱一扯就挂上了桃枝,就要自尽。

    “使不得使不得!你若是死了,那还不如我死了呢。”天初一着急,伸手一把拦住了阿昭的腰,阿昭一个没站稳,倒进了天初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公子果然是良善之人,不舍得阿昭死,对吗?”

    阿昭抬起无辜的大眼睛,看着天初,吓得天初赶紧松开了手,退了好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千万别这样啊,不能因为救我再害了你,千万别冲动,我真的不能这么不负责任的把你娶了,你也不要寻死觅活,我们再想想,总有解决的办法的,对不对?”天初用尽力气劝说阿昭姑娘。

    “当初父母死后,为了我的安全着想,在桃林中设了阵,没人进的来,我就一直住在这桃林中也没有出去过,现在你来了,这阵就破了,如果你就这么走了,我以后怎么办?”阿昭姑娘抹着泪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我带你一起走吧。”天初想了想,咬牙下决心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从小就生活在这,我哪也不去。”阿昭姑娘很倔,不肯走,还不让天初走。

    天初心想,这下麻烦惹大了,自己还不能硬下心就走,万一她真自杀了怎么办?可是留下来的话,自己又不甘心,也根本不可能留下来,他还有太多的事没办完呢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实在不想娶我的话,其实还有另一个办法……”阿昭姑娘不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天初眼睛一亮,差点高兴得蹦起来,阿昭姑娘的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你把桃花阵破了,我得花时间再部置好,这段时间你要留在这里保护我,等我什么时候把阵部好了,你才可以走,前提是没人发现你,如果有人看到你了,你必须对我负责!”

    天初一寻思,虽然这也不能马上走,但至少不用马上娶她,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,就只能这样了,阿昭姑娘救了自己,但自己也毁了人家的名声,不能再得寸进尺了,就只好答应了她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你部这个阵大概要多久才能完成?”

    “快的话,一个月。”阿昭瞟了天初一眼,不悦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啊,太久了……”对天初来说真的太久了,一天他都等不了。

    “嫌久,那你就现在娶我,马上就可以走了。”阿昭哼了一声,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“别介别介,我等,我等还不行吗?你那个阵怎么部的?我可以帮你,两人一起快。”天初赶紧赔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帮,这是我们家传的秘术,不能让外人知道,你就安心留在这里一个月就好了,只要没人发现你,你就可以走,我绝不为难你。”阿昭说完,一甩长袖,奔着小楼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天初叹了口气,也只能跟着她回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阿昭提着裙子上台阶,丢下一句:“把水缸打满,劈好柴火,我要做饭。”头也没回地进了小楼。

    天初应了一声,便去打水劈柴,阿昭进进出出的忙活,那双拨弄琴弦的手,弄起锅碗瓢盆来也像模像样,真是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淑女子,可惜天初没这个福气。

    没多一会儿,饭菜的香味就飘出来了,勾得天初肚响肠鸣直咽口水。

加入书签   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   打开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