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节错误举报 | 加入书签

荷包网-> 高辣文 -> 冒牌道士全文免费阅读

第679章 蛇妖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酒吧里面声音鼎沸,狂暴的dj响动着,舞池中央男男女女纵情地摇摆着自己的身体,汗味、酒气味恣意地挥洒。

    我要了一瓶啤酒,坐在了吧台旁边的高脚凳上面。

    一边喝着,我一边观察着酒吧里面的男男女女。不时间有男女嗨翻,声音动情地传出来。

    光线有点黯淡,根本没人注意我。

    我的双目汇集上灵气,观瞧着这里的每一个人。但是他们都很正常,都是在平常不过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我没有找到我的目标,那个勾魂鬼嘴里面说的那个妖物。

    啤酒刚喝了半瓶,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靠近了我。

    “帅哥,不请人家喝一杯嘛?”

    女人的妆太艳,根本就瞧不出年龄。不过从她的声音不难听出,应该是一个大龄熟女。

    女人扭动着丰满的屁1股靠近了我,一只手支在了旁边的吧台上面。她已经有了几分醉态,眼神里面透出娇媚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股浓郁的香水味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我打量了一眼她,很正常,没什么出奇,是个普通人。

    “小帅哥,怎么不说话,难道不喜欢人家嘛?”女人有种自来熟,不等我说什么,就自顾自地坐到了我的旁边,并朝那个吧台服务员要了一个酒杯。

    她把我的酒倒进了她的酒杯里面。

    我十分厌恶这样的女人,目光直瞪瞪地就斜视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和你不认识,请你坐到一边去。”我很厌恶地说道。

    没成想,那个女人却是朝我凑近了几分,红艳的嘴唇朝着我的嘴巴凑近。我没有反应过来,一股从女人嘴巴里面散发出来的热气就喷吐在了我的脸上。

    我的脸面没来由的一红,因为女人与我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。近到我都能够瞧清楚,她胸衣里面的那大片乳白。

    我假意地咳嗽两声,就朝后面别过去了脑袋。

    但是女人仍旧不依不饶,伸出一只手扳住了我的头,笑眯眯地说道:“别害羞嘛,来来来,让姐姐看看,姐姐最喜欢雏了。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几声娇笑从女人的口中发出。

    奶奶的,没想到被她识破了,的确,我二十几岁了还是处男。

    当初与黄素素处朋友的时候,我们也仅仅是拉拉小手,亲亲小嘴而已,并没有过界的行为。后来遇到我师父江九真的孙女小篱后,我们虽然是成了男女朋友的关系,但是却没有不正当的行为。

    见我皱起了眉头,女人放开手,嘿嘿笑道:“别这样看着我嘛,我又不会吃了你。刚刚就是和你开个玩笑而已。”

    女人说完,把手里面的一杯啤酒就都灌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。

    她的胸脯在喝酒的时候起起伏伏,还真挺勾人的。但是这种货色也绝对不是什么好货。

    我冷哼了一声,正过了脑袋,脸朝向了吧台服务员。

    那个吧台服务员看了看我,倒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女人喝完酒,摇晃着身体就又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去到了吧台旁边不远处的隔间那边,那边有着不少的人,她找到了一个落单的男人就靠了过去。也不管那个男人是否愿意,她过去就陪人家硬喝了两杯。

    我算是看出来,这个女人明显是在蹭酒喝。

    奶奶的,还有这种奇葩我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没多久啊,我就又发现了奇葩。那是一对男人,准确地说是一对基友。我分明瞧见,一个胡子拉碴,打扮却很洋气的男人,偷偷地把手伸进了另一个男人的下边,倒弄了起来。

    瞧见这一幕的时候,我的三观都被震撼了。

    奶奶的,不是说酒吧是可以排解忧愁的地方吗,怎么给我的感觉有点像藏污纳垢的地方。

    把酒杯推给吧台服务员,我起身就朝着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遇到了几个进到酒吧里面来的男女,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多时,我就走出了金龙狂潮酒吧。

    在拐角处,阴灵小黑在我的召唤下返回:“主人,您这么快就出来啦。”

    我从兜里面摸出烟来,叼在嘴巴里面抽了起来,答道:“里面不适合我,所以我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顺口问道:“那个勾魂鬼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小黑笑嘻嘻地说:“放心吧,主人,已经解决掉了。不过那个勾魂鬼却是隐瞒了实力,居然已经达到了恶鬼的级别,要不是我留了个心眼,说不定真让他给跑掉了。幸好有您在枉死城送给我的鬼壶,才没有让那个勾魂鬼占便宜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没说话,目光清冷地盯着金龙狂潮酒吧的门口。

    酒吧门口人来人往,不少人是逛街的,真正到酒吧happy的人还是比较少的。我目光死死地盯着,希望能够遇到那个害人的妖物。

    但是很不幸,等到了凌晨四点多钟,妖物都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把阴灵小黑收进收魂桶后,就返回了宾馆。

    进到宾馆的时候,马长老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见到我回来,马长老总算是松了一口气。他说道:“掌门,您这大晚上的出去,窗户开着,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。可是把我担心坏了。”

    马左慈的样子不似装出来的,他是真的担心我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虽然相处不过几天,但是他对待我的态度已经一百八十度的转变,恭敬得很。或者说,他对我相当的佩服。

    也是,一个捉鬼道士把上古兽族都收服了,放在谁那都会觉得惊讶。还有阴阳纳灵之法,我把这个传授给了马左慈,也让他误会了,他一直以为这个法门是我自己想出来的。因为我掌握了阴阳图,所以,他有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他既然这么想,也好,我倒是也没有说穿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宽慰马左慈:“我没事,不用担心。现在时间还早,你休息一会,或者再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掌门。”

    我靠在床上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的是,马左慈一直守在我的旁边,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孙子一样,给我盖上了被子,还关上了窗户。

    第二天,我带着马左慈把三竹市的着名景点都逛了一圈,还特意去了几座寺庙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在寺庙里面能够遇到道法高深的高僧,但是没有,除了搭上不少的香火钱以外,一点有用的讯息都没有得到。

    就这样,晚上十点多钟,我带着马长老就又赶往了金龙狂潮酒吧。

    酒吧里面我没有进去,一直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等了几个小时,我已经不耐烦了,根本就没有瞧见妖物,或者什么人身上有妖气。

    就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,马左慈提醒我说道:“掌门,有妖气,那个妖物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定睛一看,果不其然,从金龙狂潮酒吧里面走出来了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男人身上沾着一点妖气,而女人的身上完全被妖气覆盖。

    我可以肯定无疑,那个女人就是妖物。

    灵气涌动到双目中,破开妖气,我瞧见了那个女人的本体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竟然是一个蛇妖。

    女人扭动着身体,右手拦着男人的手臂,脑袋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面,显得与男人很亲近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呢,他带着一个小眼镜,穿着白色的衬衫,手上带着名贵的手表,一看就知道是个富贵人。

    可能是感觉到了有人在窥视,那个蛇妖在快要坐上男人车的时候,朝着后面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也就是这么一瞬,我注意到,那个女人的双目竟然变成了白瓷瓷的颜色,就像是死鱼的眼睛一样。

    同时呢,一股夺魂摄魄的妖气朝着我袭来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,我的身上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紧忙的,我闪身退到了街角的里面,同时,我释放出了收魂桶里面的阴灵小黑,吩咐道:“小黑,你去,跟上那辆轿车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随即阴灵小黑的灵体一闪,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掌门,怎么样?那是个什么妖物?”

    马长老问我。

    我答道:“是个蛇妖,而且道行还很深,距离这么远,她的妖气都能够影响到我。不过,就算是它再厉害,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马长老点点头,又问:“那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说道:“等小黑回来,到时候,我们再过去。看来那个男人把蛇妖带走,应该是逍遥快活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们两个在酒吧这边等了片刻,阴灵小黑就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他们去哪了?”

    小黑笑嘻嘻地说道:“主人,那个男人把那个妖物带回家了。不过,距离咱们这边不远,要是现在赶过去,十多分钟就能到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我随后带着阴灵小黑和马长老就赶往了男人家。

    阴灵小黑把男人的地址告诉我,我指挥着出租车司机前往。那个出租车司机被我指挥来指挥去的,很不情愿。

    不过我说给他双份钱后,他的脸上全是笑模样。

    不多时,我们就到了一个叫依桂嘉园的地方。

    下了车,我和马长老就直奔这个小区四号楼的三单元。

    男人家在302号公寓。

    很快,阴灵小黑从里面弄来门锁后,我们就上了楼。

    站在302号公寓的门口,我让马长老守门,别让蛇妖跑掉。

    我自己和阴灵小黑则慢慢地进到了公寓的里面。当然啦,公寓的房门也是阴灵小黑从里面动手脚,弄开的。

    公寓很大,里面的装潢也很不错。但是可能是长久没人住的缘故,里面的窗帘拉着,屋里面还有着一股子的霉味。

    客厅里面的灯亮着,沙发上面扔着几件零散的衣服。

    女人的那条裙子上面妖气很重,甚至,在靠近领口的位置,我发现了一小块的青色鳞片。

    蛇妖,青色鳞片,该不会是“小青”吧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玩笑,又不是“白蛇传”。

    卧室里面传来黏黏糊糊的声音,不时间伴着女人的娇笑声。男人可能是很吃力,嘴巴里面喘着浓重的粗气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爱死你了。那天我遇到你,心里面啊,就像是长了草,早就惦念上你了。要不是我家里还有一位,我早把你给娶回家了。小妖精!.......”

    男人调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嗲声嗲气地说:“人家也喜欢你啊,快来嘛,别婆婆妈妈的,让人家舒服了,人家明天还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明天,要是我们不来,男人有没有明天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(待续)

加入书签        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        打开书架